廖敏雄,曾經是中華隊最恐怖的第九棒
曾經是中華職棒全壘打的代言人,用全壘打寫日記的男人
俊俏的外表、強悍的打擊,擄掠了不少球迷的目光
卻也因為踏錯了一步,造成畢生難以挽回的遺憾
IMG_0953.JPG



離開了職棒舞台,跌入了人生最低迷的谷底,曾經當過送牛奶的工人
也在墾丁老家擔任過潛水教練,更在對岸的上海金鷹棒球隊擔任過教練一職
繞了一大圈,最終還是回到台灣這塊土生土長的故鄉
此時知名打擊練習場邀請他擔任駐場教練,開啟了他人生另外一個開始
中天集團將過去時報鷹的球員找回來,組成「時報鷹教練團」
希望透過這個方式,能夠將這些棒球好手的經驗傳承給台灣的基層棒球
也因為這樣,廖敏雄有幸擔任台北市大理高中教練一職
但礙於還在服刑棒球監,不能擔任任何有關於棒球的職務
始終只能當個地下總教練,球員比賽時只能在看台上指揮一切
2006年,帶領著大理高中以黑馬之姿首度闖進了高中棒球聯賽木棒組的前八強
2007年,更跌破所有專家眼鏡,打進高中棒球聯賽木棒組的冠軍戰
雖然最後敗給了台北縣鼓保家商,但也充分展現他帶兵遣將的能力
2008年,終於解禁了,可以穿上球衣站在休息室與球員共同奮戰
但他卻因為知名打擊練習場財務出了問題而離開,更因為中天集團小人當道,鬥走了廖敏雄
讓大理高中的小孩頓時間喪失了一位相當盡責的總教練
不過好教練是不怕沒有學校可以教的,陽明高中慧眼識英雄,找來廖敏雄擔任球隊教練
2009年大通盃高中棒球賽,陽明高中首度闖進前八強,相對的大理高中則在12強止步
IMG_6675.JPG

IMG_6672.JPG  



這樣的一位教練,是背負著多少壓力在面對人群的!?
是的,他的確做了一些不該做的事情,但他也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十年來他無球可打,除了喪失原本應該屬於他的光環
更要面對社會大眾異樣的眼光,但他選擇站出來面對這個事實
並且將他的過去,諄諄教誨的告誡新一代的球員不要再犯
很多球迷都會覺得,就是有他們這些人,才會造成中華職棒現在的情況
但我要強調的是,時報鷹這批球員只是替當初這件事情背負著責任而已
早在時報鷹事件爆發之前,三商虎就已經被檢調單位盯上了
有多少人放過水,大家心裡有數,只是選擇犧牲掉時報鷹的球員
後來在發生的放水事件,沒有一件跟時報鷹球員有關
會有不斷的放水事件發生,除了球員本身道德出了問題,職棒的制度才是主因
況且,這批球員也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他們離開職棒舞台後,幾乎是呈現完全失業的狀況
運氣好的可以在養工處找到工作,運氣不好的則是不斷的找尋他下一頓飯


廖敏雄的棒球路走來並不順遂,大家都以為中華隊史上最恐怖的第九棒這個名號很響亮
但卻是誤打誤撞才有今天的廖敏雄,當時原本廖敏雄並非主力選手
由於台灣棒球有著不能公開的習俗,教練會愛用自己系統的球員
由於1992年巴塞隆納的總教練並非美和系統出生,相對的對於這批美和選手也不太愛用
碰巧陳威成的受傷,讓廖敏雄有了上場的機會,但卻被排在最不起眼的第九棒
廖敏雄用手上的棒子證明他的實力,出賽9場比賽中,32個打數中擊出了12支安打
並擊出中華隊在棒球列入正式比賽後的第一支全壘打,打響了最恐怖的第九棒這個名號
IMG_0954.JPG 



有去過打擊練習場找過廖敏雄的球迷應該相當有感觸
他是一位沒有架子的教練,只要你願意找他講話、詢問棒球相關知識
他都會願意親切的回答你,滿足你所有的需求
記得當時有一位小球員,喜歡在星期六的下午找廖敏雄練習棒球技能
廖敏雄也不厭其煩的每週六都陪這位小球員練球,就算是手已經磨出水泡了
但他還是會盡力的滿足每個人的需求,這就是廖敏雄
IMG_6844.JPG

IMG_6842.JPG

IMG_6846.JPG






為了球隊能夠完整的訓練,拿到好的成績,不惜犧牲自己的假日
拉著球隊南下到高雄,頂著八月炎熱的大太陽,自己一球一球打給球員接
球沒了自己搬著一籃一籃的練習球,擦乾額頭上的汗水繼續練習,這就是廖敏雄
IMG_2902.JPG

IMG_2904.JPG

IMG_2867.JPG

IMG_2872.JPG

IMG_2911.JPG



當初要寫這一篇文章,我猶豫了很久!因為這一定會掀起無限的迴圈、無限的討論
但我總覺得!我應該把我這幾年看到的、聽到的、瞭解到的都寫出來
不管有人贊同、有人反對,對我來說都是一種正面的幫助,讓我知道每個球迷對於這事情的想法
就像謝長亨教練跟我說的,有人願意討論,就代表還有他的價值存在
既然如此!那我就更應該把我的想法寫出來,也聽聽大家的意見


現在教育部卻公布了一份黑名單,只要在名單裡頭的球員,不管有沒有被判刑
都不得擔任基層棒球教練一職,除了沒有了職棒舞台之外,更要完全將這些人封殺
我很想問教育部一個問題,他們趕擔保現任教師裡頭沒有當過流氓的嗎?
有多少為人師表的老師,也犯過駭人聽聞的社會案件呢!?
更何況政府曾經推動過更生人計畫,讓曾經做過牢的人可以找到適合的工作
他們已經離開了職棒舞台,也默默的堅守自己的崗位,將本身的技能、經驗傳承給下一代
如果他是一位不稱職的教練,怎麼樣將不同的球隊都帶進前八強的行列呢!?
是的,他曾經犯過錯,但他也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不是嗎?
放棄一個月三十萬的薪水,現在領著一個月三萬出頭的微薄薪資
這樣任勞任怨的教練如果不適任,台灣有多少教練該找個地洞鑽進去呢!?
要遏止職棒打假球事件再度發生,不是一直凌遲這些接受過處罰的球員
而是要認真思考怎麼樣建立起完整的制度,讓球員對於打假球能夠完全的抗拒
除了廖敏雄之外,張正憲也在中道中學擔任教練,他也將面臨相同的問題
中道中學在去年關懷盃也打進冠軍戰,一樣是敗給了鼓保家商拿下亞軍的名次
憲法有保障人民的工作權益,學生棒球聯盟都已經對這些球員解禁
教育部現在又來公布這一份黑名單,是想要完全扼殺這批球員嗎!?
我曾經問過廖敏雄,以他的經歷應該可以擔任各縣市成棒代表隊的教練吧!
他笑笑的回答,會有球隊願意要接納他嗎?有他可以生存的空間嗎!?
台灣的棒球到底需要的是一位懂得教球的教練呢!?還是只會作秀的教練!?
我不是廖敏雄的親戚,只是一路看著他走上來的球迷,看著他貢獻許多的球迷
我希望這一則新聞只是一篇報導,不會成為剝奪廖敏雄生存空間的事實



延伸閱讀:
一位從2005年就開始記錄廖敏雄一切心路歷程網友的文章

vaderis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


留言列表 (32)

發表留言
  • kenmy
  • 我想這就是之前何紀賢很不滿的地方吧,為什麼他也是黑名單的一員,原因何在
  • 何紀賢最後也是被判無罪,但現在卻只能在淡水賣房子
    既然最後的判決還他清白,那為什麼還是淪落到被封殺的情況呢!?
    真的覺得他有罪,就拿出證據來,不要只是莫須有的黑名單
    這樣不只是對於球員造成二次傷害,對於台灣棒球的人才流失才是最大的痛

    vaderisme 於 2009/05/03 01:21 回覆

  • 克保
  • 如果真的被封殺,我想廖教練應該寫本回憶錄把當年的事情都說出來,就像 Jose Conseco 揭露大聯盟禁藥年代一樣。那樣對台灣棒球也是很大的貢獻。
  • 我想當年的事情,可能不太方便就這樣公諸於世,而且這也不是廖敏雄的風格
    其實當年各隊都有類似的事件發生,學長收錢後帶著學弟(或要脅學弟)一同參與
    以致於不少同門師兄弟一起被捲入這個風波,況且寫出來對於台灣棒球也許會更傷害
    我倒覺得聯盟、棒協可以善加利用這些犯過錯的人,好好指導現役的球員
    講出他們切身之痛,讓現役球員不要在踏上這條不歸路
    這或許對於台灣棒球會是更有正面意義的幫助

    vaderisme 於 2009/05/03 01:24 回覆

  • sonny
  • 無話可說......只能為他感到不值.........
  • 一位盡心盡力付出、回饋的教練,卻要背負著當時所有的錯
    既然要封殺,就應該把躲在幕後沒有被揪出來的球員一併處置才對
    而不是一再凌遲這些已經接受過懲處的球員

    vaderisme 於 2009/05/03 01:26 回覆

  • ted
  • 為"他"感到不值?????

    如果廖還愛棒球,就請永遠遠離棒球!如果是確定有罪的人,請把他們的記錄完全從中職抹掉,就像美日一樣.不管任何原因,只要打過放水球,請不要在從事跟棒球相關行業,你們能為棒球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遠離棒球.我們球迷只有一顆心可以傷!如果你們願意,我會謝謝你們位棒球做的最後貢獻.
  • 把他們的紀錄從中職抹滅?那不就跟中職不承認謝佳賢在台灣大聯盟的全壘打記錄一樣嘛!?
    你說的很對,球迷只有一顆心可以傷,真正最該跟球迷說抱歉的
    是這些第二次、第三次....再犯錯的球員,已經有時報鷹的前例,他們卻明知故犯
    我想這些才是一直傷害球迷的人吧!我舉個例子來說好了
    假設今天你考試作弊被抓到,老師要你永遠離開學校不准在唸書,你會有什麼感想呢!?
    是會拜託老師在給你一次機會,你會認真改過向上!?還是就默默接受這個判決呢!?
    我想絕大部分的人都是希望能夠再給他一次機會吧!今天這些球員並沒有要求再回到職棒界
    只希望能夠在基層默默的付出,將畢身所學能夠回饋給台灣的基層棒球
    況且學生棒球聯盟也對這些球員一一解禁了,代表是認同他們的付出跟能力
    而且這幾年的成績也足以表現他們真的有這樣的能力回饋基層棒球
    如果將這些台灣棒球重要的資產也都封鎖,那棒球要怎麼向下紮根呢!?
    真正該封殺的應該是第二次之後還再犯的球員,別忘了~還有很多犯錯的球員還在職棒場上....

    vaderisme 於 2009/05/03 01:33 回覆

  • lycheeredone
  • 撇開廖敏雄對回饋基層棒球的用心付出及術業專攻不談,基本上我認為只要有學校肯聘雇廖敏雄擔任教職,就不應該剝奪憲法賦予他的工作權。
  • 你說對了!如果有學校願意聘請這批球員擔任教練,那所有的成敗都是由這所學校承擔
    就像找工作一樣,老闆願意聘請你擔任員工,一切後果就是由老闆自己承擔
    這也代表學校對於該名球員擔任教練的信任以及肯定
    現在教育部卻要跳出來干涉這樣的事情,我覺得真的是相當詭異的
    有聽說過那個政府相關單位來干涉一般百姓的工作權益跟自由嗎!?
    這是憲法對於人民工作的保障,我也深切的希望教育部能夠不要做出違憲的行為才對
    更不要這樣扼殺一位認真對基層棒球付出的教練

    vaderisme 於 2009/05/03 01:36 回覆

  • itpun
  • 提一點,請不要用成績來評斷一位教練的能力。
  • 不好意思!冒昧的請問一下
    您提到不要用成績來評斷一位教練的能力
    這邊提到的成績是指廖教練球員時期的成績呢!?
    還是他擔任教練時球隊的成績呢!?
    如果是球員時期的成績,我稍微帶過他中華隊的數字,沒有要去強化他有多強
    如果是帶領大理高中、陽明高中時的成績
    這只是要讓大家瞭解!這兩所學校並非名校,也不是種子球隊
    從來沒有打入過前八強的球隊,要搶好球員也搶不過台北縣的某種子球隊
    但他卻可以帶領著這些進不了名校的學生打進前八強
    甚至更進一步的打進冠軍戰,跌破大家的眼鏡
    這是運氣好?還是教練的功力有一定的程度,才可以帶出這樣的成績
    並不是我要表揚廖教練有多麼的豐功偉業
    更何況各項職業運動選出來的最佳總教練
    也都是憑著該隊的成績表現來遴選最佳總教練人選,不是嗎?

    而且我在評斷一位教練的能力,是以他平常時的付出以及想法
    來評估這位教練對於基層棒球的付出以及奉獻
    如果是要以成績來評斷一位教練的能力
    那穀保家商總教練蔡明堂就會是永遠的最佳總教練囉
    因為穀保的成績永遠都會在前四強

    我想這一篇文章寫出來之後,一定會有正面跟負面的反應
    不過我也相當歡迎四面八方的意見,可以讓我用不同的角度來瞭解大家的反應

    vaderisme 於 2009/05/03 14:00 回覆

  • ted
  • 黑霧及黑襪事件的處理方式就是球員記錄全抹掉.我真的不想再聽到有些打假球的球員還一直大言不慚的說(在高國慶未破單季146支安打紀錄前)我的記錄至今無人能破!真是無恥!!不管是第幾次打假球的人他們都有工作權,誰要聘用他是他們的事,我只是希望他們不要再碰棒球,就算他們之中有人是赤腳喬,但是廖可是罪證確鑿.這是我個人意見,無意口水.
  • 放心!我不會覺得您是來口水戰的
    我也相當歡迎來自四面八方不同的意見
    畢竟我跟部分失去理智的格主不一樣

    至於紀錄是否要被抹滅,我想這就要留給中華職棒記錄組來評估了
    時報鷹的事件,我想過了一百年還是會被拿出來討論
    其實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這件事情儼然已經變成了一個借鏡了
    不少棒球人、棒球迷都會以這件事情當作一個話題作討論
    如果能夠進一步的將正確的道德觀傳給基層球員,那效果或許會更好

    至於這批球員能不能夠在基層教球,這部分就交由教育部來評估、審核吧
    畢竟有心要繼續染指職棒的人,不用擔任棒球相關職務也一樣可以操控一切
    必須要強化現役球員的道德觀、建立健全的職棒薪資體系,才能有效杜絕類似事件一再發生

    vaderisme 於 2009/05/03 18:56 回覆

  • probaseball
  • 我覺得跟考試作弊不太一樣。考試作弊大部分的人是不想被當,或是為了想得好一點的分數。當然這也是欺騙的行為,對沒作弊的人不公平,所以被抓到要記過。
    打放水球是有收好處,故意表現爛,讓對手贏球好讓組頭賺錢。但是欺騙了花錢買票進場的球迷,有可能觸犯了詐欺罪,損害了消費者的權益。
    我也同意該讓他們離開棒球圈,不過應是有人要聘用他們當教練,也沒辦法,但是決定要聘用的人,應該要對那些球員未來人格的養成負責。為人師表,標準應該更嚴格才是。
  • 嗯~您說的我相當認同。謝謝您的意見
    其實我要表達的,就是學生棒球聯盟也對這些球員解禁
    學校也願意冒著風險聘僱這些球員擔任教練
    我想一切的後果必須由該校來承擔
    家長會花錢支付這些球員的薪水,他們也要對於該名教練有相當的信任才會願意這麼做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一方肯支付薪水並且接受各方的檢視,一方願意站出來面對自己的一切
    我想球迷間也只能彼此交流一些意見,並且看著教育部接下來的動作
    只是這把尺應該要更嚴格的檢視每一件事情,而不是反反覆覆的朝令夕改

    vaderisme 於 2009/05/03 19:11 回覆

  • lalala
  • 我想回覆probaseball

    這些放水的球員就是因為欺騙了花錢買票進場的球迷,所以被判刑,這是他們應該受到的責罰,而他們也接受了一切,他們也離開職棒了,
    我覺得這樣就夠了,
    適者會繼續生存,不應該存在的,上天會自然把他們淘汰
    如果學生棒球聯盟經過自己的審核跟把關後,仍認為解禁有必要,我們也應該尊重他們的專業判斷

    但是,我也要告訴你,並不是每一位球員選擇放水,都是為了好處,
    有的球員,什麼也不曾拿過,但因為放水是不爭的事實,所以選擇接受刑責

    言盡於此,希望你能了解
  • 我覺得這件事情!一百年後還是會被提出來討論的
    真的會變成一個無限迴圈
    也一樣會有支持跟反對的兩方
    畢竟球迷對於這樣的事情是難以接受的
    就像老公批腿,老婆恨不得將老公的剪掉一樣,杜絕後患

    其實打假球這件事情對於球迷來說!會覺得球員就是貪圖財富而放水
    我要強調!放水就是不對!但有些球員並非自願,也沒有拿到半毛
    不過畢竟我們不是當事人,沒有辦法拿出有力的證據跟說詞
    只能站在相信跟不相信兩方來評斷該名球員囉!

    只是最近有部分格主有點歇斯底里,滿口仁義道德的要封殺這些球員
    覺得這些球員害了中華職棒!我很想問看看,他們一年進場看球幾次啊!?
    這麼愛中職,是擔心中職如果票房不佳,自己的手套賣不掉嗎??
    跟他認真、有耐心的溝通,卻得到相當主觀的回覆,真的覺得失去理智的人講不通

    vaderisme 於 2009/05/03 23:55 回覆

  • yeonghorng
  • 消費者要權益!球員也要權益!
    消費者的權益政府保障到底!
    球員的權益?政府現在做到哪?

    現在
    政府正極力的廢除死刑
    要求人權 要求機會

    可是黑名單給我的感覺
    就像給那些誠心悔過的球員

    一個無法反駁的死刑...
  • 並非每個人都會這麼想,畢竟反對的還是以球迷為主
    部分球迷會覺得因為有這些打假球的球員
    才會造成後面斷不了的放水事件
    但我要強調,第一次發生,沒有任何借鏡也沒有任何法規
    但第二次以後的,跟第一次的真的不一樣
    跟很多也是當時的職棒人聊到這個問題
    也都會覺得時空背景不同,不能拿來相提並論
    但還是會有球迷覺得放水就是放水,該封殺就是該封殺
    這些球員真的將當時的情形出一本回憶錄,有球迷會相信嗎!?
    是不是到最後又會冒出一句:「這是你寫的,誰知道是真是假」
    反正在台灣打棒球真的沒有太多的保障,當球員時沒有保障
    退下來更沒有退休金,對於未來的生活必須要擔憂
    我總覺得犯錯的人,應該要有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一般平民都有這樣的權力,為什麼職棒球員卻沒有呢!?
    今天換做是鄭昌明跳出來要教球,只要他發自內心的要回饋、懺悔
    我也會願意張開雙手包容他,不單單只是廖敏雄而已
    畢竟這些人都是台灣棒球的資源,為什麼要扼殺這些資源呢!?

    vaderisme 於 2009/05/05 01:46 回覆

  • baseball
  • 之前看到這篇新聞的時候,就覺得一定會有一番討論,果然在這裡就看到兩篇不同論點的文章,我仔細回頭看看當時的審判書,當時球員是以詐欺罪被判刑,法官會用這個罪名,主要因素是讓購票進場的球迷看到非真實的比賽,藉由假比賽騙取球迷的門票費用,所以才會詐欺罪名才會成立
    今天這批球員都是因為詐欺罪而離開職棒,但是否每個球員都有獲利(或者其他好處),這個卻沒有對外公佈,既然沒有事實證明這些球員是否全部都有收錢打假球,那球迷間就更不應該主動替球員冠上「有拿錢的球員」這個名稱,畢竟我們不清楚當時實際的情況,判決書上也只有註明詐欺,並沒有指出每一位球員獲利的金額有多少
    就像格主所說,這個話題一定會掀起一陣討論,幾十年後還是依舊會被提出來討論,不過因為這樣而成為一個大家討論的話提,說不定也是一個有效的教材也說不定
  • 有沒有拿錢,判決書裡頭並沒有明確的註明
    批判的球迷也沒有十足的證據證明他們「都有」拿錢
    但就是因為只有時報鷹這個箭靶球隊,所以就無限制的鞭屍他們
    我覺得這真的相當不公平,我是從元年開始看職棒的球迷
    對於打假球所造成的傷害,我也相當痛心
    但我卻願意給這些球員一個機會,一個回饋基層的機會
    畢竟這幾年接觸過基層,瞭解基層所欠缺的師資有多嚴重
    這些都是台灣棒球界的資源,藉由他們來好好栽培下一代
    這或許是他們可以彌補的機會之一

    有的時候我都會想,2007年的高中木棒聯賽
    也曾爆出有球隊故意放水輸球,希望跟另外一支球隊一起晉級
    其實這在基層棒球常常看的到,教練直接指示球員這麼做
    但這些教練都不是時報鷹的球員,那為什麼沒有球迷指責這些教練呢!?

    我再提楊松弦事件,當初被徐生明從中信趕出來,到了謝長亨時代的統一也不敢要
    長期待在統一二軍,直到這幾年才被升上一軍
    我很好奇的問這些反對的球迷,那楊松弦的問題到底大不大呢!?
    一個有實力的球員,為什麼被兩位知名總教練割捨呢!?
    既然要用道德標準來看待棒球人,那是不是應該用同樣標準來看待楊松弦呢!?
    還是又要扯到因為有人被抓有人沒有被抓,所以被抓的都有罪,沒被抓的都沒罪嗎!?
    這就是我覺得標準不同的地方,既然滿口仁義道德,就應該要用同樣的標準來看事情
    而不是打打嘴炮、當個井底之蛙就沒事了

    (以下是回給另外一位無知的網友看,並非回給您)
    體育台的球評雖然沒有打過大聯盟,但也不氾一些打過棒球的棒球人(例如楊清瓏教練)
    或是在擔任過職棒圈的記者、文字媒體工作人(例如曾文誠先生)
    這些都是有一定經歷或是資歷,才可以擔任體育台的球評
    我想以這些人來評論棒球,應該夠資格,也夠有地位吧!
    但以一個年紀輕輕沒看過幾場比賽的球迷,有什麼立場來討論當年的事件呢!?

    不斷的強調要跟人講道理,但我卻看不出你的文章道理在哪裡!?
    只看到以偏蓋全的主觀意見,單純的只是一個情緒抒發而已
    並沒有任何道理的存在,真不懂現在人所謂的道理何在啊!!
    你可以發表你的意見,但並不見得別人的意見就一定是錯的
    也不要口口聲聲說其他人文字表達能力差、邏輯性弱
    我想有一句話不知道知識淺薄的你看不看的懂-做賊的喊抓賊
    通常自信心越差的人,越容易先說別人哪裡差、哪裡弱
    藉此建立自己的自信心,想到這,我就不禁為你感到一絲絲的悲哀啊!

    vaderisme 於 2009/05/05 02:50 回覆

  • misspixnet
  • 親愛的會員您好:

    我們是痞客邦 PIXNET的專欄編輯,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由於我們非常喜愛您此篇文章內容,
    因此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上了PIXNET首頁體壇消息專欄,希望有更多痞客邦 PIXNET的會員閱讀您的好文章。

    若有任何問題,請至服務專區與我們聯繫,謝謝^^
    http://support.pixnet.tw/index.php

    痞客邦 PIXNET
  • EvelyN928
  • 我有時報鷹的棒球卡,那時候最喜歡的就是廖敏雄了。看到這篇文章覺得很感覺,他還是為台灣的棒球默默地付出.....我也願意繼續支持他。
  • 很謝謝您的肯定,我相信廖敏雄如果知道還有球迷願意給他機會
    他一定會相當感動的。畢竟這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真的不是外人可以想像的
    也希望能夠有小小的空間,讓他將一身的好功夫傳給下一代的棒球員
    這樣就是他最大的心願了吧!

    vaderisme 於 2009/05/06 01:18 回覆

  • 三腳貓
  • 相對其他人,我對廖的同情比較少,雖然他也是被人拿到把柄(人太帥也太掉以輕心了)威脅才陷下去,但據我所得到的資訊,他至少沒像其他人,有些是直接拿子彈跟家人相片問你要不要放的....
    但就法理說,還是該給他第二次機會的,不然,我們的更生系統直接解散就好了,日後就偷東西砍手,罵人割聲帶,偷看別人洗澡挖眼睛,強姦就.....
    所以,請給這些人二次機會,而廖現在看來也做很好,去了一個砍樹的人,多了一個培養種樹的人,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嗎^^
  • 嗯.....你知道的跟我瞭解的相當接近

    其實站在更生系統的角度,不只是廖敏雄,這批球員都應該有這樣的空間
    只要審慎評估過後,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查,如果適任於基層球隊的教練一職
    應該給予他們回饋棒球的空間,並非封殺就可以解決打假球的風氣

    他們曾經砍掉了十顆樹,但現在回頭來種下三十顆幼苗
    這樣到底是好是壞呢!?我想就留給相關單位來評估吧!

    vaderisme 於 2009/05/06 01:22 回覆

  • LUI
  • 現在原諒,就等於告訴放水的球員,反正放水還是可以回來基層喔!

    以後會有更多的放水球員,在砸掉一兩支球隊,甚至連台灣職棒都毀滅之後。
    紛紛回來用心回饋基層教練,紛紛說自己悔不當初……
    球迷也原諒他們……

    那往後,我們還要原諒多少人?
    還要爆多少次職棒簽賭?
  • 其實這個分界線,我知道很難定奪
    也因為很難定奪,所以乾脆一律封殺,這樣是最簡單的方式
    不過我想表達的,只是將這幾年看到這些用心付出的現象寫出來
    也站在一個關心基層棒球的球迷角度,來替這些小球員設想
    至於要怎麼樣判定放水球員是否還可以回到基層教球
    我想就交由專業的體育界人士來決定吧!

    其實從另外一個角度來思考,在這一批球員被逐離職棒舞台之後
    中華職棒還是爆發不少放水事件,深入瞭解之後才知道
    其實這些球員在意的並非還有沒有棒球的舞台
    畢竟一個月的薪水不多,打職棒的生涯也不長
    比較起來寧願放手一搏,先將一大筆的錢放進口袋比較實際
    反正就算一直在中職打拼,打到退休所賺的也沒有放水來的多
    昨天問了一位前職棒球隊的總教練,這個問題到底要怎麼解決
    他提出保障最低薪資是一個辦法,讓球員對於職棒生涯是有保障的
    在面臨「放水的收入<->保障的薪資」兩邊做比較時
    選擇認真打球的人應該會大於投機取巧的人
    制度面的變更,會比封殺這些球員來的更有效率
    以上是我個人的小小淺見,也希望提供給大家參考看看

    vaderisme 於 2009/05/06 19:30 回覆

  • TAITAI
  • 原諒~他有心改過與懺悔,當然值得原諒,可是有太多人沒有一絲悔意,當我們包容之後,他卻趁此繼續犯行。怎麼辦?沒有辦法中的辦法是,不要對此行為有任何原量與寬容的可能,藉此警醒任何想要違法犯紀的人!對於廖敏雄這樣有心悔改的人...只好抱歉~
  • 其實您提到一個相當好的想法
    有心改過跟懺悔,應該值得原諒
    但「沒有」一絲悔意的人
    我想任何學校也不會想要聘請他們吧!
    學校也背負著相當大的責任,所以對於聘請的教練也不會掉以輕心
    一個有沒有心悔改的教練,我想從他的一舉一動都可以感受得出來
    所以我才會說,這一切的決定還是要交由學校來判定
    我只能站在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來給這些改過的球員加油

    vaderisme 於 2009/05/06 19:35 回覆

  • itpun
  • 希望少提一些當教練的成績,所謂的付出和成績也不是絕對的,
    您可以多提付出的部份。

    當然成績也許和教練的能力有關,但台灣的成績主義太重,
    成績這點就不需要強調了。

    不然王子燦…,難道一直打不進前16的球隊就不用玩了嗎,
    教練就很爛,付出就少,或者做錯事之後,
    只要成績好就有留下來的意義?

    我也不會因為林智勝打了打十一支HR,就忘了他撞過裁判,
    但如果他一直謹言慎行,久了就能改觀吧。

    這是個人的敏感反應,請見諒。

    至於不同的意見,習慣就好,這是必然現象,

    要不要原諒他,我是看他的付出,而不會看他的成績。

    犯錯的人必然要接受更多的檢視,這是犯錯的懲罰之一。

    至於我對他的判斷,觀察中。
  • 嗯~我相當認同您的想法
    一個曾經犯過錯的人,一定會接受到嚴厲的檢視
    這也是他必須要面臨的考驗之一

    其實會提到他擔任教練時的成績
    是要告訴球迷,大理高中、陽明高中的球員不是第一等的球員
    反而比較偏向其他球隊挑剩之後的球員
    實力也許沒有其他強隊來的有威脅性
    但擔任教練的廖敏雄,卻將這些球員的心緊緊的聯繫在一起
    透過不斷的訓練再訓練,來增加球員的經驗
    在比賽的時候,發揮全隊的凝聚力,獲得比賽的勝利
    如果說今天廖敏雄帶領的是穀保家商,那他是不是個好教練,從成績真的不能去做評斷
    但他帶領著原本被視為B級的球隊,卻帶進A級的成績
    這「或許」可以替他的能力稍微添加一些分數

    所以我在後半段有特別提到他平常練習的情況
    代表說他們的成績,是經過不斷的努力而得到的果實
    這比起太多坐在休息室裡泡茶聊天的教練還要認真、努力

    vaderisme 於 2009/05/06 19:43 回覆

  • osiris0702
  • 我也是從職棒元年開始看球的球迷
    直到打放水球事件之後開始與職棒比賽保持距離
    但還是有在持續關心與注意
    我想是人都會有犯錯
    廖敏雄的例子對我來說是知錯能改的類型
    他不斷地投入棒球教育
    在棒球圈的環境下他也不怕被人再度把過錯拿出來檢視
    我覺得他在某種程度上就已經表現出他認錯的決心
    如果這樣的人一個社會也要去破壞掉
    我覺得這個社會真的是失去溫暖了

    人非聖賢 孰能無過
    知錯能改 善莫大焉

    我支持您的論點
  • 其實不單單只是廖敏雄,張正憲、陳耿佑...這些教練也都相當認真在回饋
    學生棒球聯盟願意給予他們站在場上擔任教練的權力
    我想就應該要尊重這些專業單位的決定
    至於球迷願不願意給予他們再一次的機會
    這就要看他們怎麼樣的表現,來說服球迷願意再次接納他們
    只是我會覺得球員也是人,曾經犯錯的人可以有更生的機會
    曾經犯錯的球員,也應該有一個更生的空間才對

    vaderisme 於 2009/05/06 19:46 回覆

  • doris954
  • 原來時報鷹解散後..廖敏雄經過如此多的磨難喔..當初我也是追著廖敏雄跑的小球迷耶..他人真的好親切喔..發生這件事時..我也有在心底責備過他..怎麼可以讓我們這些喜愛他的球迷傷心呢..但其實想想..或許他們都是被環境所逼呢..這就像..你週遭的人都在放水..而只有你一個人不做..會被說不合群..做了..又對不起自己的良心..有時環境所逼..或許就會選擇踏錯腳步吧..知錯能改就好啊..
    棒球王子-18號廖敏雄..
  • 他所歷經過的或許不適最苦的生活
    但我想這跟原本他們可以擁有的生活有極大的不同吧!
    一個是月領30萬高薪,一個是過街喊打的老鼠

    不過勇敢的站出來面對自己的過去
    並且以自己當作最寫實的範例,來告誡下一代的球員不要再犯
    或許當初的法規有值得檢討的地方,但既然都已經判決,也已經接受罰則了
    這就像是觀察名單一樣,如果出獄表現良好
    是不是應該給他們一個重生的機會呢!

    vaderisme 於 2009/05/07 23:40 回覆

  • perry6866
  • 看到這篇(包括下面的留言),覺得好難過...

    我的感覺跟Kobe很像,
    但是你好厲害,
    都能用有條理的方式說明,
    我就沒辦法做到啊!
  • 其實不用太難過啦!畢竟是球迷的
    都會對放水球所造成的傷害耿耿於懷
    我也只是將我這幾年看到的一切寫出來
    接觸過這麼多基層棒球的棒球人之後
    發覺台灣基層棒球才是我們應該重視的一環
    有好的教練、用心的教練,才會有肯認真的球員出現

    vaderisme 於 2009/05/07 23:42 回覆

  • pipihsien
  • 我曾經因為黑鷹事件不再看棒球
    但這幾年的成長
    我對於黑鷹事件也漸漸釋懷了
    畢竟這些球員當初受到的威脅可能是我們不能想像的
    每個人的心中都會有黑暗隱晦的一面
    如果當你這一面受到一把槍指著的時候(或是受到生命威脅時)
    你真的還能客觀公正的判斷嗎~?
    這些球員已經用自己的棒球生涯來償還對社會的虧欠了
    我們為何不能也張開雙手接納他們呢.......
  • 記得當初剛爆發放水球事件時,我只是一個單純的球迷
    我也對於這些球員感到不能諒解
    但漸漸的接觸過不同階層的棒球人之後
    讓我知道不是每件事情都只看單一方面而做判定

    他們有錯,這個是沒有辦法抹滅的事實
    但他們的錯,也接受到當時法律的制裁了
    更將一生努力打拼的夢想也付之一炬
    或許也些人會覺得這樣的懲罰還不夠
    但我想這畢竟是當初法官所做出的判決
    現在部分單位也給他們一個空間,做為球迷的我們
    是不是也應該站在一個觀察者的角度
    來好好看看這些球員,到底對於棒球能夠做出什麼樣的回饋才對

    vaderisme 於 2009/05/07 23:48 回覆

  • sabah
  • 您好!
    我非常同意您所說的
    其實我們更需要的是一個完整的職棒制度
    政府單位與其花費時間做出二度處治,其實更應該想想如何強化制度面才能真正的預防簽賭事件
    於情,有心悔改的球員,我想球迷都會給予支持
    於理,適任與否的問題應該取決於校方本身
    這樣一位擁有精湛球技與痛苦回憶於一身的教練,我想他現在所付出的每一份心力都會給熱血的高中生正面的影響
  • 其實有這樣親身經歷的教練來執教,我想對於法治觀念應該有更好的說服力
    就是因為當初教練的錯誤,造成現在不能在職棒舞台上看到他的身影
    這可以給還在奮戰的小球員一個警惕,有再好的技能,品德才是最重要的

    其實職棒聯盟一直將層出不窮的放水事件推給球員
    覺得是球員的貪財才造成的,但打職業棒球的誰不是為了錢呢!?
    沒有保障的制度下,才會讓自制力較弱的球員受到誘惑
    建立最低保障薪資以及健全的退休制度,才是防止放水球最應該做的事情

    vaderisme 於 2009/05/07 23:54 回覆

  • itpun
  • 嗯,我能接收您說的付出的說法,但還要再觀察。

    我想最後,教育部應該不會做出,和學生棒聯不同的規定。

    對於美日來說,棒球是教育的一部份,
    因此放水完全是和教育完全背離的丟臉行為。

    至於台灣,棒球是政府追求名利的工具,球員對於放水行為,
    和一些走火入魔行為,早已見怪不怪。
    因為台灣眾多的棒球補習班,本來就只是掛名在學校底下,
    做得卻是棒球補習的行為,以贏球和日後的生活為目標,
    放水只是手段之一。

    因此他們或許覺得,他們做得是和學生棒球時代同樣的事而已。

    也許基於這點,學生棒聯才對第一批縮了點手,

    簡單的說,台灣棒球的根,本來就是歪的。

    到了這幾年,桃農還能做這種事,經過了多次的放水案還有這種行為,
    行為比廖還可惡數倍,結果因為成績好,說不定還被當成好教練。

    放水一直發生的原因並不是懲罰不夠重,而是學生棒球的學生球員,
    一直在習慣這種事。

    還有對於台灣人來說,棒球本來就只是拿來當工具而已,
    對於黑道來說,當然也會被拿來當賺錢的工具。

    簡單的說,如果棒球人自已也把棒球當工具,人家就會把你當工具,
    如果把棒球當教育,民眾才會被教育。

    要杜絕賄選和創造良好的衛生習慣,靠的不只是重罰,重要的是教育,
    而學生教育是改變觀念的重要場合。

    哦,說太多了。
  • 我想您說對了一點,這一點是相當重要的一點
    學生棒球的球員「習慣」這樣的行為
    覺得當初教練為了贏球,就要求他們放水
    不管放水的目的是不是追求金錢,但這就跟運動家精神背道而行
    讓學生從小就習慣這樣的行為,到了職棒也不會覺得這是錯的

    棒球在台灣被政客當作選舉最佳的工具,要選舉時紛紛跳出來搶著喊愛棒球
    真正上台之後,會做事的又沒幾個,造成棒球是國球這個口號真的只是口號而已
    教練也將教棒球當作是一份工作,一份餬口的工作而已
    相對的,輸贏就左右他的工作飯碗是否能夠保住
    也決定能夠爭取到多少的預算(戰績越好的球隊資源越多)
    一整個偏差的體系下,養育出來的球員價值觀也會跟著變形
    既然棒球人都不尊重自己的工作,那有心人士當然更不會尊重棒球人
    這是一個惡性循環的結果,但相關單位卻常常忽略掉這最重要的一點

    其實我曾經想過,棒協、學生棒球聯盟應該找這批球員當講師
    透過實際的法治教育,讓學生知道,放水的下場就是與職棒永遠隔離
    如果有心想要勇闖職棒的球員,或許就會收到效果也說不定

    vaderisme 於 2009/05/08 00:02 回覆

  • itpun
  • 話說就學生棒球來說,
    教育部本身絕對是該被檢討的對像,

    建立這麼多的棒球補習班,卻在那談論教育的高調。
  • 我想教育部連自己的教育體系都搞不定了
    看看這幾年的教育問題,就知道我們的教育部出了很大的問題
    對於體育我想應該更是門外漢吧!

    vaderisme 於 2009/05/08 00:04 回覆

  • macro32
  • 我曾經是時報鷹的fans,爆發弊案時,其實很清楚這是大環境的問題,球員固然有操守上的瑕疵,但是該檢討的是大環境,而不是把過錯都推給少數檯面上的人,甚至,一直到了現在,都還要窮追猛打。

    只希望,讓真正有心、專業的人,能夠站在對的崗位上,繼續為台灣的棒球盡一份心力!
  • 因為相關單位都沒有人願意為這件事負起責任
    所以只好將錯誤一併都推給球員
    回想去年米迪亞的事件,當初是誰同意讓米迪亞加入中華職棒的呢!?
    如今卻爆出米迪亞根本就是黑道操控的球團
    那是不是聯盟的長官應該有人下台以示負責呢!?
    但聯盟的人卻依舊在崗位上「奮戰」,犧牲的只有這些球員而已
    每當有人提到打假球事件,就會不斷提到是球員利欲薰心
    卻沒有回頭想想,這樣的問題到底聯盟、球團要不要負責
    讓每一個球員都變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結果真的有心要懺悔、要彌補的球員,卻被拒在門外
    真的是一個相當詭異的棒球體系啊!

    vaderisme 於 2009/05/08 00:09 回覆

  • grop
  • 你可以說這些事情別人也有錯,也該負責,頂多就是追究這些人的責任,但不代表廖敏雄沒有錯,不該付出代價。

    在一般公司,最嚴重的違紀行為也不過就是竊取公司機密或是意圖詐害公司,這都是會被馬上開除的重罪,那如果這種行為是勾結犯罪集團為之呢? 放水不就是跟犯罪集團勾結嗎?

    更何況,廖敏雄如果是當打擊場教練,那也就算了,人都有選擇自己職業的自由,但是廖敏雄是在學校當教練,教師法第14條規定行為不檢有損師道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者,不得聘用,專任運動教練雖然不是教師法規定的對象,但因為是在公私立學校擔任教育人員,拿老師該有的高道德標準去要求他並不為過。

    更何況,各級學校專任運動教練聘任管理辦法第10條亦規定行為不檢有損學校名譽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者,不得聘任為教練。

    我想問的是,勾結犯罪集團遂行犯罪行為還不夠行為不檢嗎?
  • 其實我文章中一直強調的是,這些球員都有錯
    並非要表示他們沒有錯,不管是不是被陷害或是自願的
    只要有做過,那怕是一個PLAY,那都是錯的
    這一點我想大家的立場都是一樣的
    至於有沒有付出代價,我想這是每個人看待的標準不同罷了
    永遠離開職棒圈、喪失正屬於自己發光發熱的舞台、面對十多年來眾多的批判...
    這些也都是他做錯事之後所得到的代價
    只是球迷對於這樣的代價、懲罰的標準看待不一而已

    在一般的公司,犯錯會被開除,這是相當合理的
    所以這批球員也被「中華職棒」這間公司永遠的開除了
    但被公司開除的員工,並不代表他們不能到另外一間公司任職
    唯一的門檻就是另外一間公司在不在意這位員工過往的事情罷了

    至於教師法、各級學校專任運動教練聘任管理法
    都是在規範「擔任該職務」時的言行舉止
    也就是說,在擔任該校教師或是專任運動教練時
    因犯錯被判刑,就不得聘用
    但這批球員並非再擔任該校專任運動教練時犯錯
    這些法則應該是不能規範到這些球員的任教與否
    唯一可以決定是否聘請這些球員任教的,就屬該校校長
    如果說該校校長願意承擔起這個責任,是否代表校長認同該球員的能力
    以及確認該球員的現階段的品行操守符合學校要求呢!?
    有損學校名譽的行為,應該是在擔任該校專任教練時犯錯
    造成學校負面新聞,才算是有損學校名譽吧!

    我想強調的,一個曾經犯過錯的人,都有重生的機會
    一樣是人,只是他們的工作是職棒球員,一個被公開並且被注目的職業
    犯錯之後,就要像一隻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嗎?
    而且今天他們沒有要求重新給他們回到職棒的機會
    只是默默的在基層付出他們畢生所學,傳給下一代棒球員
    如果他今天不是廖敏雄,是不是就不會有這麼多的新聞關注了呢!?
    我覺得應該站在一個觀察者的角度來看待時報鷹的這批球員
    如果他們十年來的品行操守通過考驗,是否有他們任教的空間呢!?
    畢竟現在的他們是在付出、回饋,並不是在牟利,也不是爭名

    另外,我想這些球員是不是全部「勾結」犯罪集團,這個我們不能去下定論
    畢竟有人是為了錢財而自願,有人則是被迫不願意的
    如果今天被挾持著做某些事情,這算是勾結嗎?

    vaderisme 於 2009/05/17 01:30 回覆

  • 冰塊
  • 1.我是今年大一的大理高中的畢業生,三年前我發現校隊被冠上時報鷹,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羞恥多生氣!

    2.法律上廖敏雄受到了處罰,那他背叛千萬球迷的情要怎麼賠?

    3.讓廖敏雄出來教書就是告訴大家:「就算放水,以後也有教練當!」

    4.第23條 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 你知道為甚麼有前科的人不能考計程車執照嗎?你們怎麼忍心將選手選手未來的路交給一個有前科的駕駛呢?

    5.我相信廖敏雄已真心悔改,我也原諒他了,但這是兩回事。難道殺了人,只要獲得家屬的諒解就能無罪飭回嗎? 當指導員OK,教練?NO WAY!

    6.敢闖紅燈就要有被車撞死的心理準備,錯不在車啊。
  • 1.如果說你是大理高中「棒球隊」的球員,站出來說你覺得校隊被冠上時報鷹很羞恥又生氣,我想說服力應該會更大,畢竟他們的感觸應該是最真的,他們也比較瞭解帶他們的教練是什麼樣的教練吧!另外,當大理高中拿到全國第二名的時候,不知道有沒有人會感到羞恥或是生氣呢!?

    2.法律上他受到了懲罰,這十年來他也受到沒有間斷的指責、評論、謾罵,走在路上隨時都有可能被指指點點,說他就是那個當年放水的球員之一,甚至是未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會接受到這樣的指責,我想這比被法律判刑還要嚴重吧!換做是你,你願意不斷的被輿論提起嗎?

    3.廖敏雄站出來,並不是要告訴大家,就算放水也可以當教練,當教練也要看校方、學生棒球聯盟放不放行,沒有考取教練執照,沒有校方的聘僱,想要當也當不了吧!今天他擔任學校教練,也只是要將本身會的教給下一代的球員,並不是要告訴現役職棒球員,儘管放水吧!反正還有教練可以當

    4.當年打假球的球員,哪一位妨礙他人自由、哪一位影響社會秩序了呢?!他們違反運動家精神,也讓許多支持職棒的球迷傷心,跟以上所述的情形都不一樣吧!我也在另外一篇寫到過,在他擔任大理高中棒球隊教練的時期,有其他球隊教練要他放水,好讓該名教練的球隊可以一起晉級,但被廖敏雄回絕了,不知道這樣的駕駛,有沒有做出一個良好的示範呢!?

    5.殺人跟打假球應該是不一樣的吧!不能混為一談,殺人是傷害他人身體,造成對方生命受到威脅,試問打假球造成誰的生命受到威脅呢!?傷害誰的身體了呢!?當球員被挾持時,心中所擔心家人生命安危時,有人站出來協助他們嗎?

    6.沒錯!敢闖紅燈就要有被車撞死的心理準備,廖敏雄也深知他不可能有重回職棒的可能,今天他們也沒有要求職棒聯盟給他們一口飯吃,只不過是在基層回饋他們一技之長而已,並沒有天天站出來要求回到職棒圈裡頭,學生棒球聯盟、學校校長都願意給予他們一個機會,也希望借重他們的長才,來好好彌補當年所犯下的錯誤,既然是這樣,應該要問問被他教到的球員,在這位教練身上學到了什麼!是學到了正確的態度還是學到如何放水呢!?

    vaderisme 於 2009/05/18 22:56 回覆

  • 悄悄話
  • itpun
  • 發現我好像搞錯學校了,呵,真對不起。
  • 你指的是桃農嗎?
    我當時看到有覺得怪怪的
    但我已經忘記是哪一間學校了
    所以也沒有特別說明
    那.....你還記得是哪一間學校嗎?

    vaderisme 於 2009/05/26 00:31 回覆